公司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协畅 -> 公司新闻

浙西游记

2018年6月3日伴随着4点50的闹铃,时隔N年后的早起,一番洗漱后和公司全员一起坐车去人民广场找旅游团集合。6点50左右到达人民广场,清晨的市中心空气非常凉爽,三三两两几个早起的人,完全有别于白天的拥挤热闹。及至早上7点半,旅游团其它人员悉数到齐,我们便开始出发,车程300分钟,开始了公司为期2天的浙西游。
 
导游姓庄,是个大约50来岁的先生,人很风趣,好为人师,注意这里的“好为人师”是褒义,喜欢拉东扯西的讲些自己的见闻和观点。车子开动后他给全车人按报团的顺序编了号,我们正巧是10号。他大概介绍了下第一天的行程:中午抵达昌化住的农家乐-九龙山居后,用过中餐便去漂流和爬山。由于漂流会打湿身,所以需要带换洗衣物,漂流点有换衣间和供租用的储物柜。庄导说,可以把换洗衣服以外的东西放在农家乐自己住的房间,但是先去爬山还是漂流需要到时看一下哪边排队的人多,漂流时不能随身带任何东西,但是可以不用租3元一个的储物柜,东西都交给他看管就好。
 
于是问题来了,由于事先没办法知道先漂流还是爬山,我没有先换上漂流穿的泳衣,只能揣在包里,结果到景区交通点后了解了情况导游临时决定先去漂流,我匆忙去洗手间换好了衣物,结果还是迟到了,全车人都在等我。导游黑着脸,虽然没有冲我发火,却连累全公司被说迟到。而此时又由于大家初来乍到,完全没明白应导游所说的把换洗衣物放在大巴上的步骤,集体将随身物品带到的漂流换洗点,导游一人没法看管,于是最终Fairy、leo、Jack三人放弃漂流,留下帮忙看管行李,顺带在岸上帮大家拍照——论把事情提前交待清楚的重要性。
 
漂流是两人一组坐一个小气船,小气船不大,扁椭圆状,人直接面对面坐在船底,底部三个横栏,两头供坐时栏着屁股固定坐姿,中间一根放脚,手张开搭在船边,边缘有两个拉手,人坐进去后还能露出小半个背。
 
漂流起点是一处平滩,所有船都挤在这等候出发,活像“下饺子”。“饺子”船们要想尽办法到达“泄洪口”才能开始真正的漂流,我和我的拍档“大哥”余被水送到的离“泄洪口”最远的地方,不幸误入“战区”,被同样搁浅的陌生人们用五元钱水瓢浇了个透心凉,还没开始便已湿透全身。
 
“大哥”余脱下她十元钱现买来的拖鞋当浆,趴在边缘奋力左右乱划,船在原地直打圈,我笑个半死,回头便看到了水池边缘的防护绳,绳子一路伸向“泄洪口”,于是跟“大哥”余奋力扯着粗绳一路挤向“泄洪口”。

“泄洪口”约有两米高的落差,坡度有些陡,我们拉紧气船边缘的拉手一憋气,小船便从上面跌了下来,水花溅起一米多高,全扑入船中,瞬间便涨满了整个船舱;我们被凉凉的山涧水一激,直打了个寒颤,还没反应过来便一路尖叫,顺着渠道往下漂去。
 
期间遭遇多起陌生人用水瓢“攻击”,浪打全船,却完全没有东西可以将满船的水舀出去,庆幸中途遇到一对60来岁的夫妻,温柔亲切,将带早餐的饭盒借与我们舀水自救,然而不过一秒,下一个急坡一到,水便瞬间满船;我自暴自弃的对“大哥”余说,就这样吧,权当我们是泡了个360度全景天窗的露天浴好了。“大哥”余看着自己泡在水里的大长腿说:“看看看,我的腿好白好长,我游起泳来肯定很美”,然后便大笑着做双腿摆动状,我笑倒在气船里继续全身鸡皮疙瘩地泡凉水浴。
 
终于到达终点后,我们看到了等在岸上的Fairy,“大哥”余挥舞着她半道捡来的破瓢喊道:“哎哎哎,快帮我拍照”,然后在勇士一般从小船上站了起来,摆了一腿个大步向前,半身前倾的夸张动作,双手大开,“耶”了一声,我默默地转过了被水冲洗得连亲娘都可能不认识了的脸。
 
上岸后简单冲洗了下,换过干爽的衣服,便坐车去爬山,拍照,6点多回到住处。吃过晚饭,在大厅简陋的KTV设施下当麦霸嚎了几首歌后便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第二天游览大明山,庄导介绍说海拔1400多米,全是台阶,爬上去会非常累,而且沿途并没有任何风景,风景全在山顶,所以他建议我们坐缆车上去,留足够的时间在山顶观光,然后再走路下山。Ivy曰:下楼梯有伤膝盖,不赞成走路下山,而大家都觉得第一天并没有感到疲劳,精力充沛,于是一致决定要爬上去。而来自平原地带的Aimi和Juju两人觉得爬山并不是自己所长,决定听从庄导的建议,缆车上山。
 
早上7点半,我们到达景区,青山郁郁,空气清新得像洗过一样,深呼吸一口,感觉连肺都被彻底清洗了一番。
 
在一片斗志高昂的气氛中,Doris帮大家买好登山杖,便人手一根地一起坐上了去爬山的小巴士。小巴士在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上飞驰,一路甩尾漂移,感觉像是在拍国产《头文字D》。
 
到达爬山点后,我们从小巴士下来一看,果然见一条长长的阶梯隐在茂密的山林间,一路蜿蜒向上,山比较斜,想抬头看一下山顶,视线却被面前的树木档住大半,看不到尽头。大家停下来合影,合影后,便开始爬山。刚爬出不过百来米,我就觉得大腿开始沉重,再往上便觉像灌了铅一样,又重又酸;而庄导只留给我们一个半小时的爬山时间,途中不能停歇甚至不能停下来拍照;
奇怪的是,越向上爬竟越觉得没那么难受了。我看着身边同事慢慢超过我,便索性慢下来边休息边欣赏风景:往上的石阶如一条蛇蜕瘫趴在山林间,在茂密的树林中时隐时现,四周是连绵不绝的郁郁青山,满眼全是逼人的绿;途中飘起了细细的毛毛雨,小得像是山林间蒸腾出来的水汽一般,整个人像在浸在一个天然的SPA馆中,全身衣服都起了细小细小的水珠,凉凉的,沁人心脾。
 
反应过来时我已是独自一人,我想起老王还在后面,便停下来等等她,半晌不见人影,便扯开嗓子冲着山下喊,山中却是全无回音,只得打了个电话唤她赶紧跟上来。不多时她跟Kimi一前一后出现在我眼前,而此时,Doris已经在群里呼唤:快到山顶了,加油。
 
爬不过多时,便见到第一座吊桥,悬在山的半腰之间,建得很是结实,但到底还是有点晃悠,我快步走过吊桥,往上爬了几步,低头便看到Fariy被kimi和Honey搀扶着僵硬地一步一步从吊桥那头移过来,看那模样,是有比较严重的恐高。我想起有研究说过,恐惧是一种刻在人类基因里会遗传的情绪,很多恐惧都是天生的。我冲慢慢走过来的Fariy道,恐高是可以克服的,从哪里跌倒便从哪爬起来,多过几次也就好了。
 
话音未落,举头便看山顶就在上方,而在山顶的两山之间,有一座更长更高的吊桥横亘其间。听后来Fariy讲起,她再过这座桥时,反倒已经没那么害怕了。我见她后来还发了在那吊桥上拍的照片,果然是淡定许多。
 
爬到山顶后我们在悬空走廊遇到了庄导,他表示万分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一群瘦弱的小姑娘,竟花了不到1小时的时间便爬了上来,尤其所有人还精神奕奕,完全不见一丝疲态。Aimi和Juju便决定也不服输,挑战自己,毅然决定步行下山。
 
庄导带着我们游览山顶,进入万米矿洞,山洞里非常阴冷,我们一路高歌权当做热身。庄导特意在矿洞一处裂开的缝隙处停下来,缝隙像是电视里常见的“一线天”,大概一米宽不到,破开山体,露出外面灰蒙蒙的天空,透进来些许天光。庄导指着这处说:这里当时是个钨矿,这个矿洞便是当年为了将开采山体间的钨矿并运出去而用人力凿出来的,这处“一线天”便是当时的整条钨矿矿脉,已经被人采走,留下这像被哪位神仙一刀破开的山体“伤痕”,让人不得不对劳动人民的智慧和辛苦劳作感到钦佩和震惊。
 
穿过万米矿洞,再走过一段路,便是山顶之上的大明湖,当然不是琼瑶奶奶笔下的大明湖。这里的大明湖与其说是湖,倒更像是我老家建在山上为干旱时引水浇田用的水坝,不大,水倒是很蓝,留了几张合影后便买票坐索道下山了。
 
下山吃过午饭,便坐车踏上了归程。一路大家比较劳累,都靠在座位上睡着十分香沉。
 
两天的行程,除去路上来回的10多个小时,真正在游玩的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是非常开心,体会到很多事情也许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困难,可能路途会有些遥远,但沿途的风景和最终达成目的后的成就感足以让那些困难都变得不值一提,就像以为自己不能爬山的Juju和Aimi,下山的路却走得比谁都快,甚至我们还在山上时他们已经等在山下的咖啡厅了;就像一开始让人搀扶着才能过吊桥的Fairy,到最后却能克服恐惧在千米高的索桥中央大笑拍照;更像是在那科技和工具都相对落后的旧时代,人们却能凭着双手和粗简的工具凿开整个山体,开采出现在都觉得惊诧的“一线天”。不由联想到在生活和工作中,似乎也有些事情是一开始觉得好像不可能,但一步步走做下去,却渐渐觉得也并不是那么困难,及至最后完全解决,最终自己收获满满的成就感,赢得同事和客户的感激和信赖。
 
生活充满无限可能,走出去,能看看好山好山,与陌生人亲切问候;生活也充满着挑战,要相信自己,脚踏实地勇于实践,终能看到成功。
 
                                                                                                                      Solar 记



下一篇:展望
  微信关注  © 2010 www.mutualcargo.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8004860